情感類”閱讀與寫作專題指導1

人性至情,大愛無痕

  人性至情,大愛無痕。
  大愛無邊,是一種濃得化不開的至善至美,也是一種淡得看不到的至真至純。
  心徑荒蕪,於是你所看到的人都是滿眼的虛偽矯情,滿心的詭譎欺詐;你所看到的事都是人情的悲涼冷寂,現實的枯燥乏味;你想著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事物,感受著欲壑難填的身心疲憊。
  倘有那麼一種溫暖的氣息,浮漾在你的周圍,溫馨脈脈,深情暗湧,或溫厚,或嚴厲,或奉獻,或讓你感受到被他人需要的幸福。於是心慢慢地變軟了,荒蕪的心徑在至真至善的孕育下變得恬淡澄淨,坦蕩豁達。你慢慢地感受著他人的理解,也慢慢地讀懂了他人,因為懂得,所以寬容,所以看到了那種濃得融入血脈的至善至美,淡得無痕無跡的至真至純。
  這種暖暖的氣息蕩漾著,氤氳了字裏行間,墨黑的字體催生了思想的萌芽,情感在內心湧動。多讀,熟了,各種表達方式早已蜂擁而至,因而順理成章,筆能達意,筆端流淌出心中的情,化為微笑,溫暖了自己,也溫暖了世界。
  愛如春花,絢爛了一個世界,還必會結出豐碩的果實。我們品讀著人性至情,也抒寫著人性大愛。當挫折來臨,當災難發生,當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時,愛如春花,仍會絢爛你我,絢爛整個世界。

  收藏昨天  ●余秋雨

  如果有一天,我們突然發現,投身再大的事業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當作一個事業,聆聽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當作一個故事,我們一定會動手動筆,做一點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這樣的故事稱之為“收藏人生的遊戲”。讓今天收藏昨天,讓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片斷連成了長線,原先的水潭連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會再有腐臭和乾涸的危險。
  我最合適什麼?最做不得什麼?容易上當的彎路總是出現在何處?最能誘惑我的陷阱大致是什麼樣的?具備什麼樣的契機我才能發揮最大的魅力?在何種氣氛中我的身心才能全方位地安頓?……這一切,都是生命歷程中特別重要的問題,卻只能在自己以往的體驗中慢慢爬剔。昨天已經過去又沒有過去,經過一夜風乾,它已成為一個深奧的課堂。這個課堂裏沒有其他學生,只有你,而你也沒有其他更重要的課堂。
  因此,收藏人生,比收藏書籍、古董更加重要。收藏在木屋裏,收藏在小河邊,在風夕雨夜點起一盞燈,盤點查看一番,第二天風和日麗,那就拿出來晾晾曬曬。
  希望世間能有更多的人珍視自己的每一步腳印,勤於記錄,樂於重溫,敢於自嘲,善於修正,讓人生的前前後後能夠互相灌溉,互相滋潤。 (節選)

  繁星  ●巴 金

  我愛月夜,但我也愛星天。從前在家鄉七、八月的夜晚在庭院裏納涼的時候,我最愛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望著星天,我就會忘記一切,仿佛回到了母親的懷裏似的。
  三年前在南京我住的地方有一道後門,每晚我打開後門,便看見一個靜寂的夜。下面是一片菜園,上面是星群密佈的藍天。星光在我們的肉眼裏雖然微小,然而它使我們覺得光明無處不在。那時候我正在讀一些關於天文學的書,也認得一些星星,好像它們就是我的朋友,它們常常在和我談話一樣。
  如今在海上,每晚和繁星相對,我把它們認得很熟了。我躺在艙面上,仰望天空。深藍色的天空裏懸著無數半明半昧的星。船在動,星也在動,它們是這樣低,真是搖搖欲墜呢!漸漸地我的眼睛模糊了,我好像看見無數螢火蟲在我的周圍飛舞。海上的夜是柔和的,是靜寂的,是夢幻的。我望著那許多認識的星,我仿佛看見它們在對我眨眼,我仿佛聽見它們在小聲說話。這時我忘記了一切。在星的懷抱中我微笑著,我沉睡著。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小孩子,現在睡在母親的懷裏了。有一夜,那個在哥倫波上船的英國人指給我看天上的巨人。他用手指著:那四顆明亮的星是頭,下麵的幾顆是身子,這幾顆是手,那幾顆是腿和腳,還有三顆星算是腰帶。經他這一番指點,我果然看清楚了那個天上的巨人。看,那個巨人還在跑呢!(節選)

  家書  ●蔡 成

  數年前,我在民族學院讀書。班上除了少數幾個漢族學生外,大部分同學是少數民族,分別來自全國各地的山區。也許是家鄉偏僻之故,幾乎所有少數民族同學都很少有與家人通電話的時候,倒是信函往來極為常見。
  作為班長,我的一個工作是每天午休站在講臺上發信。念一個名字,上來一個同學取回自己的信。我留意過,“王強”這個名字從我口中吐出的次數最多,每週必有。王強是布依族,來自貴州黔南自治州。那些信正是從黔南發來的,估計是家書了。
  那一日,我又發信,王強聽到名字後喜滋滋地上講臺來取信。大約是信封邊沿破損了,我的手剛抬起,裏面的信飄出來——是一片樹葉,在空中翻轉幾個來回,落到了地面。
  大家驚異地看王強,他的臉刷的一下紅了。“……我父親不在了,只有娘,但她是個瞎子。我家就我一個兒子,娘老想我,我也想娘。我用勤工儉學的錢準備了好幾百個寫好地址的空白信封。對娘說如果她平安,就寄一片桉樹葉給我。我收到信後,又將桉樹葉寄回去,但不是一片,而是兩片。乾枯的桉樹葉在水中浸泡,濕潤後兩片合在一起我娘能吹出很清脆的聲音。我娘說,那樣的話,她知道我平安了,還有,桉樹葉發出的聲音像我呼喊她的聲音……”
  一時,教室寂靜無聲。我聽到幾個女生在抽鼻子。
  那一日是1992年8月15日,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我第一次真切理解了一個詞語。那個詞語是,大愛無言。
  
取自中學語文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的頭像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