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2)th (1)  

見過賈母,出至外面,人馬俱已齊備。剛欲上馬,只見賈璉請安回來了,正下馬,二人對面,彼此問了兩句話。只見旁邊轉出一個人來,「請寶叔安」。寶玉看時,只見這人容長臉,長挑身材,年紀只好十八九歲,生得著實斯文清秀,倒也十分面善,只是想不起是哪一房的,叫什麼名字。賈璉笑道:「你怎麼發呆,連他也不認得﹖他是後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兒子芸兒。」寶玉笑道:「是了,是了,我怎麼就忘了。」因問他母親好,這會子什麼勾當。賈芸指賈璉道:「找二叔說句話。」寶玉笑道:「你倒比先越發出挑了,倒像是我的兒子。」賈璉笑道:「好不害臊!人家比你大四五歲呢,就替你作兒子了﹖」寶玉笑道:「你今年十幾歲了﹖」賈芸道:「十八歲了。」

 原來這賈芸最伶俐乖覺,聽寶玉這樣說,便笑道:「俗語說的,『搖車裏的爺爺,拄拐的孫孫』。雖然歲數大,山高高不過太陽。只從我父親沒了,這幾年也無人照管教導。如若寶叔不嫌侄兒蠢笨,認作兒子,就是我的造化了。」賈璉笑道:「你聽見了﹖認了兒子不是好開交的呢。」說著就進去了。寶玉笑道:「明兒你閑了,只管來找我,別和他們鬼鬼祟祟的。這會子我不得閑兒。明兒你到書房裏來,和你說天話兒,我帶你園裏玩耍去。」說著扳鞍上馬,眾小廝圍隨往賈赦這邊來。

 

見了賈赦,不過是偶感些風寒,先述了賈母問的話,然後自己請了安。賈赦先站起來回了賈母話,次後便喚人來:「帶哥兒進去太太屋裏坐著。」寶玉領命退出,來至後面,進入上房。邢夫人見了他來,先倒站起來,請過賈母安,寶玉方請安。邢夫人拉他上炕坐了,方問別人好,又命人倒茶來。一鐘茶未吃完,只見那賈琮來問寶玉好。邢夫人道:「哪裏找活猴兒去!你那奶媽子死絕了﹖也不收拾收拾你,弄得黑眉烏嘴的,那裏像大家子念書的孩子!」

 

正說著,只見賈環、賈蘭小叔侄兩個也來了,請過安,邢夫人便叫他兩個椅子上坐了。賈環見寶玉同邢夫人坐在一個坐褥上,邢夫人又百般摩挲撫弄他,早已心中不自在了,坐不多時,便和賈蘭使眼色兒要走。賈蘭只得依他,一同起身告辭。寶玉見他們要走,自己也就起身,要一同回去。邢夫人笑道:「你且坐著,我還和你說話呢。」寶玉只得坐了。邢夫人向他兩個道:「你們回去,各人替我問你們各人母親好。你們姑娘、姐姐、妹妹都在這裏呢,鬧得我頭暈,今兒不留你們吃飯了。」賈環等答應著,便出來回家去了。

 

寶玉笑道:「可是姐姐們都過來了,怎麼不見﹖」邢夫人道:「她們坐了一會子,都往後頭不知那屋裏去了。」寶玉道:「大娘方才說有話說,不知是什麼話﹖」邢夫人笑道:「哪裏有什麼話,不過叫你等著,同你姊妹們吃了飯去。還有一個好玩的東西給你帶回去玩。」娘兒兩個說話,不覺早又晚飯時節。調開桌椅,羅列杯盤,母女姐妹們吃畢了飯。寶玉辭了賈赦,同姐妹們一同回家,見過賈母、王夫人等,各自回房安息。不在話下。

 

且說賈芸進去見了賈璉,因打聽可有什麼事情。賈璉向他說:「前兒倒有一件事情出來,偏生你嬸娘再三求了我,給了賈芹了。她許了我說,明兒園裏還有幾處要栽花木的地方,等這個工程出來,一定給你就是了。」賈芸聽了,半晌說道:「既是這樣,我就等著罷。叔叔也不必先在嬸子跟前提我今兒來打聽的話,到跟前再說也不遲。」賈璉道:「提它作什麼,我哪裏有這些工夫說閑話兒呢。明兒一個五更,還要到興邑去走一趟,需得當日趕回來才好。你先去等著,後日起更以後你來討信,早了我不得閑。」說著便回後面換衣服去了。

 

賈芸出了榮國府回家,一路思量,想出一個主意來,便一逕往他母舅卜世仁家來。原來卜世仁現開香料舖,方才從舖子面裏來,忽見賈芸進來,彼此見過了,因問他這早晚什麼事跑了來。賈芸笑道:「有件事求舅舅幫襯幫襯。我現有一件要緊的事,用些冰片、麝香使用,好歹舅舅每樣賒四兩給我,八月裏按數送了銀子來。」卜世仁冷笑道:「再休提賒欠一事。前兒也是我們舖子裏一個伙計,替他的親戚賒了幾兩銀子的貨,至今總未還上。因此我們大家賠上,立了合同,再不許替親友賒欠。誰要錯了這個,就要罰他二十兩銀子的東道,還趕出鋪子去。況且如今這個貨也短,你就拿現銀子到我們這種不三不四的小舖子裏來買,也還沒有這些,只好倒扁兒去。這是一。二則你哪裏有正經事,不過賒了去又是胡鬧。你只說舅舅見你一遭兒就派你一遭兒不是。你小人兒家很不知好歹,也到底立個主見,賺幾個錢,弄得穿是穿吃是吃的,我看著也喜歡。」

 

賈芸笑道:「舅舅說得倒乾淨。我父親沒的時候,我年紀又小,不知事。後來聽見我母親說,都還虧舅舅們在我們家出主意,料理的喪事。難道舅舅就不知道,還有一畝田、兩間房呢是我不成器,花了不成﹖巧媳婦做不出沒米的粥來,叫我怎麼樣呢﹖還虧是我呢,要是別個,死皮賴臉的三日兩頭兒來纏著舅舅,要三升米二升豆子的,舅舅也就沒法兒呢。」

 世仁道:「我的兒,舅舅要有,還不是該的。我天天和你舅母說,只愁你沒算計兒。你但凡立得起來,到你大房裏,就是他們爺兒們見不著,便下個氣,和他們的管家或者管事的人們嬉和嬉和,也弄個事兒管管。前日我出城去,撞見了你們三房裏的老四,騎著大黑叫驢,帶著四五輛車,有四五十和尚、道士,往家廟裡去了。他那不虧能幹,就有一這樣的好事兒到他手裡了!」賈芸聽他嘮叨的不堪,便起身告辭。卜世仁道:「怎麼急得這樣,吃了飯再去罷。」一句未完,只見他娘子說道:「你又糊塗了。說著沒有米,這裏買了半斤麵來下給你吃,這會子還裝胖呢。留下外甥挨餓不成﹖」卜世仁說:「再買半斤來添上就是了。」他娘子便叫女兒:「銀姐,往對門王奶奶家去問,有錢借二三十個,明兒就送過來。」夫妻兩個說話,那賈芸早說了幾個「不用費事」,去得無影無蹤了。th  

創作者介紹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