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主義》20世紀少年               廖偉棠


我憤怒於《阿飛正傳》中
梁朝偉轉身面對鏡子的動作——
我憤怒於我在《20世紀少年》中
轉身面對鏡子時的空白——


一個未來在夕光中蒼老、腐壞。
21世紀,根本不是我們的未來。


時光倒流,我曾擁有
能夠讓你在它的燦爛中落淚的法寶,
全世界國王的王冠也換不走,
那燦爛在風中漸漸變成烏有。


而我曾在這同樣的風中奔跑,
少年的臉上刻下鑽石的鋒芒,
也曾舉起電吉他,彷彿海嘯轟轟
捲翻權威、謊言和豪宅。


其實早已知道21世紀根本
不是我們的未來。
我快意於和一個少年的影子搏鬥。


他在我的光頭中間擊鼓,
不在乎我早已剪掉瘋草般長髮,
他不在乎我,不能搖滾他的未來。


今天我們能見到的世界仍然是廢墟,
只不過更為精緻——
列車仍然在開往一個沒有光的所在,
因為同學少年,大多已成叛徒。


我卻吞下了那一團燦爛。
希望能為你保存他的震耳樂聲,
我發誓那個世紀已經成為火種,純黑的炭——
至少我們相信。

取自【2008/04/05 聯合報】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