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手發問的七十二小時後          嚴忠政

山路奔跑過來的時候,天色很吵
那時,我正舉手發問
同學的書包翻出各種讀本
好像在找什麼答案,並且倒著練習計算
老師沒有叫我
我的手還舉著
比天花板高,高出半個鐘樓

下課鐘聲壓住我的側臉,耳蝸向瓦礫
移動微弱。此時,過去的七十二小時
我們班和老師都在玩一種類似
跌倒就能把自己隱形的遊戲
像鬼捉人,也交換玩具和呼吸
外頭的父母喊我們回家
我仍堅持舉手


外面的聲音沒有跳動沒有打擾
我不確定,我們能否還在走廊交換禮貌
我以為,你會叫我
那些奧林匹斯的,陽光的日常
我以為,我來得及跑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