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       顏艾琳

一個迴旋,
背影變成我們的正面。
彷彿命運
誰也不知道,
當他轉回來時,
臉上是哭?
是笑?

\\\\\\\\\\\\\\\\\\



十月,夏天回眸一笑
池裡的荷花嘆了氣,
說,晚了晚了
如今只剩荷稈
以篆體書寫
逐漸浮現的
秋意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