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第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    新詩優勝奬   ◎郭瑾燁  高雄女中三年級
失序

一個精神病患的囈語
後來我再也沒有記得過什麼
好像也沒有
忘記過什麼。

白色的日子,被
勒成一截一截
(公式化的診斷 編出一條又一條繩索)
調換順序也察覺不出。
於是,
早餐午餐散步晚餐發呆就寢
早餐午餐散步晚餐發呆就寢
白色的床單有時也演繹著那些生理反應,
但只是偶爾。它們逐漸淡出
不斷 不斷重複的跑馬燈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
什麼都還記得的那個下午 記得
暗的藍 濃的綠和
橘紅色的我們
(那一天我們不是刻意地 卻
模仿了馬諦斯的〈舞〉)
然而它們已經不再
不再清晰了。

後來,
我做了一個夢
我在夢裡大笑
奔跑 追逐著那些秩序
但,過去的我對現在已然陌生
連同藥水 看護 和唾液

我將傘倒過來 盛著外頭的雨
和所有人相同 忘記以及
擁有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