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事件〉

一月二十二日晚上七點二十分左右,××署接獲通報,公司職員野口貴弘(四十二歲)和妻子奈央子(二十九歲)陳屍在位於東京都××區××之三的自宅內。

警方趕往現場後,向在場的四個人詳細訊問了當時的情況。

N.杉下希美

我是杉下希美(Sugishita Nozomi),今年二十二歲。目前就讀K大學文學院英文系四年級。

地址──是戶籍地嗎?居住地也要嗎?

我的戶籍地址是愛嬡縣××郡青景村三十七之五。對,是村莊,其實那裡是島嶼。居住地是東京都××區××二十四「野原莊」一○二。那是一棟兩層樓的木造破公寓,和野口先生家有著天壤之別。

我在前年夏天認識了野口夫婦。

那年夏天,為了慶祝安藤求職獲得內定,我和比我大一歲、當時住在同一棟公寓的安藤一起去沖繩的石垣島,在參加浮潛旅行團時認識了他們。我們住的是廉價民宿,他們住的是著名的度假飯店,但兩家旅店剛好與同一家浮潛商店合作,所以,我們四個人一起參加了浮潛的初級課程。

那是我和安藤第五次浮潛,雖然我們的老家不同,但都是從小在海邊長大,所以浮潛時並不會有「害怕」的感覺。

船抵達了無人小島,從沙灘出發,第一次潛入水中時,很想抱怨氣瓶為什麼那麼重,但當看到很多五彩繽紛的小熱帶魚,充滿了樂趣,就忘記抱怨的事了。

第二次是要搭船到海上後再潛入水中。那裡是可以欣賞到魔鬼魟的著名景點,當初我們就是想看魔鬼魟,才咬牙參加了這個高團費的行程,但野口先生的太太奈央子潛入水中約十公尺後,突然恐慌起來,即使回到了船上,渾身仍然顫抖不已,結果,我們什麼都沒看到就折返了。

當時,我們真的很失望,很想叫他們還我們一半的團費,但幸好沒有說──那天晚上,野口先生邀請我們在他們住的飯店吃飯。

雖然野口先生說是藉此表達歉意,但聽說其實他之前就打算邀我們。

當時,我和安藤熱中於將棋。玩將棋不像女大學生會有的嗜好嗎?那是高中老師教我的。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浮潛之間的休息時間,我們也在沙灘的椰子樹下,一手拿著午餐的飯糰,一手攤開攜帶型的將棋盤玩了起來。

 

野口先生也很喜歡將棋,當他遠遠地在一旁觀看時,發現我們行棋的水準相當高,很希望可以跟我們下一盤棋。其實我們只有業餘愛好者的水準,只是隱約記住了在電視上看到的職業棋手對局後,依樣畫葫蘆而已。

那天的晚餐很棒,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吃到那麼大的龍蝦。

飯後,我們一起在有燈光點綴的戶外露台酒吧喝酒,安藤與野口先生捉對廝殺。很巧的是,安藤內定錄取的那家公司剛好就是野口先生上班的公司,因此,他們先下一盤算是「見面禮」。

我和奈央子一邊看著他們下棋,一邊聊天,主要都是奈央子在說她上課的料理沙龍的事。

我記得她告訴我,一旦野口先生被派往國外,設宴招待當地人的工作就會落到妻子身上。雖然她不太會下廚,但她必須趁還在日本期間努力學習,才不會影響在同期中最迅速出人頭地的野口先生。

他們是一對很棒的夫妻。野口先生在大型綜合貿易公司「M商事」工作,身材魁梧,言談舉止都很爽朗。奈央子是那家公司董事的女兒,個子高高瘦瘦的,皮膚白白嫩嫩,很像模特兒,個性也很善良。我和安藤第一次見到他們,就被他們深深吸引了。

我覺得他們就是所謂「郎才女貌」的最佳代言人。

全站熱搜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