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jpg

01筆記本中的祕密

一開始,是我先看到她。蒼白瘦小的女孩,有一頭紅色長髮,正趴在急湍區下方一塊扁平的岩石上。她靠在岩石邊緣,一隻手伸進一潭深深的靜水。水花細沫飄過水面,濺溼了捲起的袖子,也濡溼了掃過水面的髮梢。女孩盯著水面下的暗影。

羅伯和育安提起自行車把手,懸起前輪,停在我身旁樹和樹的空隙間。他們的自行車輪胎在泥濘小徑上急急打轉。

「卡倫,你在看什麼?」羅伯問我。

「那邊有人,」我回答:「一個女孩。」

育安撥開松樹枝,想看得更清楚一點:「那是誰啊?」

「不知道,」我說:「但她瘋了。底下一定冷死人了。」我朝河的上下游張望,想知道有沒有人陪著她,可是四處不見人影。她是自己一個人來的。

大雨過後,河水水勢湍急,水面暴漲。上游有個高聳的峽谷,那兒有一座湖,河水就是從那邊流下來的。三月底的殘雪還留在山谷間,湖水和河水冷得像冰。

「她在我們的河裡。」羅伯不高興的說。

女孩的手探得更深了。河水淹過她的袖子,漫過她的肩膀。

「她在幹嘛?」我說。

育安把自行車往地上一放。「一定是在抓魚。」

那女孩突然往前傾,濺起一陣水花。等她坐回岩石上,手裡多了一條好大的棕色鱒魚。鱒魚在她溼淋淋的雙手中蹦跳掙扎。女孩撥了撥頭髮,我們這才看清楚她的臉。

「我認得她。」羅伯說。

我轉頭看羅伯,他的臉色暗沉,神情陰鬱。

「她是誰?」我問。

可是羅伯已經放下自行車,大踏步往河岸走去。

「羅伯。」我喊他。

女孩抬頭看見我們,試著把魚藏進懷裡。我和育安跟在羅伯身後,跑向河岸。我們和女孩之間,只隔了一道窄窄的湍急河水。

羅伯對著對岸的她大喊:「艾歐娜・麥克奈爾!」

女孩慌忙站起身來。

羅伯跳到那塊扁平的岩石上,抓住女孩的手臂說:「艾歐娜・麥克奈爾,妳這個小偷,就像妳媽一樣。」

女孩手忙腳亂,想抓緊那條滑溜的鱒魚。「我沒偷東西。」她大叫。

羅伯一把搶過鱒魚,跳回岸邊。「那這又是什麼?」羅伯高高舉起鱒魚:「這條是卡倫家的河,妳在這裡偷魚。」

這時他們全看著我。

「卡倫,你怎麼說?」羅伯說:「未經許可,擅自在你家農場釣魚的人,該受什麼懲罰?」

我張開嘴,卻說不出話來。

「我不需要許可,」艾歐娜不屑地反駁:「我沒用釣竿。」

「妳這個小偷,」羅伯大吼:「快滾蛋。」

我望向艾歐娜,她瞇起眼睛瞪著我。

羅伯把掙扎的鱒魚往地上一摔,撿起艾歐娜和外套一起擱在岸邊的塑膠袋。「妳還偷了什麼?」

「別碰!那是我的東西。」艾歐娜大喊。

羅伯抖了抖塑膠袋,掉出一雙舊運動鞋,還有一本破破爛爛的筆記本。他從地上撿起筆記本,拍掉上頭的泥巴。

艾歐娜跳回岸上,想搶回筆記本。「還給我!那是祕密。」她咬住下脣,似乎後悔透露太多了。

她的手在發抖,手臂和腳都凍得發青了。

「羅伯,還給她吧。」我說。

「沒錯,」育安說:「羅伯,快點,我們走啦。」

「等一下。」羅伯說。他啪啦啪啦的翻起筆記本。「我們來看看她想藏什麼祕密。」

艾歐娜想抓回筆記本,可是羅伯一面大笑,一面把筆記本拿得遠遠的。

「艾歐娜・麥克奈爾,妳有什麼祕密呢?」羅伯嘲笑著說。

筆記本的頁面在風中翻飛。我瞥見動物和鳥兒的鉛筆素描,還有好多草草寫下的文字。最後頁面不再翻動,停在畫著湖的那一頁,艾歐娜以深灰和深紫色調,畫出了山上那座湖。

艾歐娜跳起來,硬是扯下了筆記本。她跳回河中那塊扁平的岩石上,把筆記本舉在水面上。「我絕對不會告訴你,」她大叫:「絕對不會。」

羅伯朝她走了一步。「別這樣,讓我們看看嘛。」

艾歐娜滿面怒容,神色堅定。

「羅伯,別鬧了。」我大喊。

育安試著拉開羅伯,但羅伯把育安推開了。

「艾歐娜,妳有什麼大祕密呢?」羅伯大喊。他朝艾歐娜撲了過去。

艾歐娜跳過岩石堆,到了對岸。那距離幾乎不可能跳得過去。她踩在溼漉漉的岩石上,腳下一滑,跌進岸邊一處深水潭裡。筆記本從她手裡飛了出去,在空中急轉,最後掉進湍急河水裡。筆記本不見了,艾歐娜手忙腳亂從河裡爬起來,踩上陡峭的岸邊,在松樹林濃密的枝葉間消失蹤影。河水帶著筆記本和艾歐娜的祕密,沿著我們之間的河谷,往下急流而去。

06空中之舞

「你昨天把羔羊照顧得很好,」爸爸說:「說不定你天生就是吃這行飯的。」

我坐在汽車後座,爸媽坐前座。我們正要去教堂做禮拜。

「我非得去做禮拜不可嗎?」我說:「葛拉罕就不用去。」

「他十八歲了,」媽媽說:「去不去可以自己決定。」

「羅伯和育安也都沒去。」
 
 

全站熱搜

揭開三和國文面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